未命名  

    當年陳水扁18%的時候,妳說過什麼?現在妳的民調只有8%!妳該知道進退了吧!

                不到10%的總統?我想妳總統的正當性?應該知道如何下台了吧!

1.油電雙漲!帶動物品全面大漲,不檢討中油.台電的經營成效:卻要全民買單。

2.核四續建!沒看到日本福島事件嗎?全世界都反核!只有妳馬英九要續建!

3.開放服貿!暗箱作業!強渡關山!一意孤行!親中&賣台!

4.漁船事件!大家都看到啦!後知後覺!還讓菲國笑你才9%的總統。

5.洪仲丘事件!說話不算數,還要管到底!如果沒有25萬人走上街頭!還是不了了之!

6.釣魚台的軟弱!日本一出聲!就禁若寒暄!中國大陸不出面,早就被日本檢去配了!

7.民生用品的漲價與薪資不成比例!放任物價飛漲!卻不管民生薪資夠不夠用?

8.美牛事件!更顯漏妳只顧妳的權位!不管百姓的健康!

9.王金平事件!過河拆橋,無情無義,面目猙獰!心如蛇蠍......

10.權力的傲慢!多少次承諾的跳票!!圖利財團!親中賣台!視民意如糞土!

在在的顯示妳~馬英九的無能!笨!無情!無義!知錯又不知悔改!

台灣讓妳搞成如斯地步!民調如此低迷!【陳水扁民調18%時,你說過什麼話?】希望

君無戲言!照你說過的話去做!不要讓人民逼妳!那樣會很難看的!......

馬英九靠ECFA混四年,孤注一擲重押中國市場,讓台灣經濟錯失逆轉勝的機會,

失業率連年高居四小龍之冠!無連任壓力後,他專斷獨行,不再把民意當一回事

全民健康被犧牲、油電雙漲讓大家一次痛個夠,更帶動全物價上漲

而對資本利得課稅「捉小放大」,更是選前選後兩樣情,連國民黨立委都覺得

無力護航、愧對選民。

馬政府一連串荒腔走板的決策,不公平不正義到了極點!馬英九連任的第一年,人

民不能罷免他,立法院在野黨又表決不過國民黨,投了一票卻必得忍痛四年的人民祇

上街頭討公道,大聲告訴馬英九:錯誤的決策比貪汙更可怕!

怨氣衝天的五月,是台灣人民最無力的時日。馬英九總統近日「脫胎換骨」像換

了個人,對美牛瘦肉精、油電雙漲且一次漲足的決策,讓人見識到他乾綱獨斷、

一意孤行的一面。

選前,他口口聲聲要苦民所苦、聞聲救苦;選後,他視若無睹、充耳不聞。

他囊括六八九萬選票的連任大喜,人民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因為有四成以上投

他票的人「悔不當初」,全國更有超過六成的民眾對他的表現不滿意。

馬二任「登基」大典前夕 歷史罵名遠勝扁連任之初 ,馬英九及他最核心幕僚心裡想

什麼,外人很難窺知。他趕著在第一任任期結束前清除所有執政障礙,期待全新的第二任

能開低走高,贏得歷史美名的企圖或可想像,但他思慮不夠縝密、手段太過躁進,

結果適得其反。在他第二任「登基」大典前夕,

他的歷史罵名已遠遠勝過陳水扁總統連任之初。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而且民意如流水,隨時可以沖垮執政者的不當施政。

馬英九從一月十四日開完票那一刻站上天堂,卻可能在五月二十日就職日掉進地獄,

這一切,都要從馬政府一連串「不可思議」的決策談起。

首先,是美牛瘦肉精事件,在「確保國民健康」和「償還美國挺馬的選舉債」之間,

馬英九用了最拙劣的處理手法,全民健康被犧牲了。

馬英九一手主導了美牛開放政策,表面上是為換取赴美免簽、助台參加國際組織

等國家利益,遵守國際貿易規則,但他不做政策說明,在國際談判上也不討價還價,

或爭取時間換取空間,反而一股腦兒配合美方時程,甚至比美國人更急,讓多數人

認定他和美國一定有什麼「暗盤交易」,才會這樣急著履約,把他的壓力轉嫁給全民。

也因馬英九對美牛瘦肉精決策欠缺正當性,連國民黨籍立委都無法被說服,很多藍委迫

於民意壓力,提案支持瘦肉精「零檢出」。

但美國爆發第四起狂牛症確診案例,讓瘦肉精闖關雪上加霜,在野黨趁勢發動奇襲

要禁美牛進口,結果贊成與反對同票,最後是立法院長王金平投下反對票,才保住馬

英九的顏面。

油電雙漲引動萬物齊漲 鹿港人以選票狂表憤怒其次,是油電雙漲,引動萬物齊漲,

小市民怨聲載道。

被馬英九捧為「總統頭號財經顧問」、「財經建設總規劃師」的副總統蕭萬長,

原本在波油電雙漲決策中完全沒有角色,他歷任財經要職,但英雄無用武之地,

直到他「凍未條」表示不認同,再加上王金平也開口,最後才政策大轉彎,分

三階段調漲電價。

其實不問蕭萬長,馬英九也可以聽聽他信得過的企業「馬友友」和財經學者怎麼說,

至少問一下陳?和施顏祥意見,總不會這些人都一致建議他油電雙漲,而且一次漲足吧,

至少有專業良知的官員、幕僚會建議他「基於社會觀感」,要漲價前先做點內部改

革或配套措施,這樣才能漲價有理。而他不看時空環境,就說「現在不痛,以後更痛」,

祇更凸顯他不食人間煙火、不知民間疾苦。

為反映國際油價成本而調漲油電價,絕大多數人可以理解。但若因中油、台電的

浪費和不效率造成虧損,要以反映國際成本來漲價補虧,而且選前凍漲、緩漲,

選後卻要一次漲足,造成漲價的預期心理,讓各行各業都恐慌跟漲,這種不做細緻

思考的油電雙漲政策,造成產業競爭力下滑、消費緊縮、通貨膨脹……等一堆副作用,

很難教人民不生氣。光看鹿港小鎮選舉,從來不曾贏過的民進黨,沒什麼表現,居然拿

下七成多選票,就知道人民對馬英九有多憤怒。

拍蒼蠅不打老虎 選後不再提房屋實價課稅

再者,同樣是對資本利得課稅,但馬政府「捉小放大」,祇課證所稅,不做房屋交易

實價課稅,又是選前選後兩樣情。

「有所得就該課稅」是最基本的租稅公平正義,但選前馬英九力主打房,縮小貧富差距,

選後卻輕放了最具暴利、影響人數較少、又可以課到較多稅的房屋交易實價課稅,

反倒選擇了課稅計算複雜、影響近九百萬股民、過去沒有成功過、大戶又可用「人頭」

逃稅的證所稅,「如果不是決策者頭腦不清,就是背後有不為人知的龐大利益交換,」

市場人士說,傳言選前建商給了馬英九、吳敦義不少資助,對應選後不再提房屋實價課稅,

似乎有跡可循。

在復徵證所稅的決策過程中,財政部長劉憶如「一人當關,勇往直衝」的個人演出,

也有要拚一下歷史定位的意味。但復徵證所稅消息一出,國民黨立委立刻面對巨大選

民壓力,辦公室電話接不完,民怨灌爆立法院。而且行政院財經內閣內部討論中,

也幾乎沒人同意劉憶如提出的版本,但身為行政院長的陳?、金管會主委陳裕璋都

是馬英九的財經決策核心,卻無力抗衡,最後是一群官員一起進總統府去請馬英九定奪,

局部修改了劉憶如版本才定案。

劉憶如因「宇昌案」砲打蔡英文而功在馬團隊,但她高升財長,多數人不認為她是專業

取勝,而是論功行賞,偏偏她在財長任內推出的第一個政策就幾乎「傾國傾城」,

如果她要課資本利得稅、暴利稅,樹立稅改典範,「祇拍蒼蠅不打老虎」似乎有點為德不卒。

靠ECFA混四年 沒有施政邏輯和核心價值還有,馬英九第一任期把台灣的經濟發

展重押在中國,光靠ECFA混四年,但現在台灣經濟未見應有的榮景,企業、產業也錯失了轉型、調整體質的機會,馬政府卻無意檢討、修正、補強施政方向。

以勞工政策為例,在中國勞力成本不斷上升之際,不少中小型台商企業有意鮭魚回

游返鄉投資,進口原料在台加工後出口,期待政府幫忙解決高勞力成本問題,而要求畫一

「境外經濟特區」,放寬外勞申請,也讓外勞薪資和國內基本工資脫鉤。

站在捍衛本國勞工權益的勞委會,不樂見開放外勞人數,也不願意外勞薪資和基本工

資脫鉤,深怕排擠本國勞工的就業機會、壓縮本勞的薪資福利條件;但站在經濟部立場,

則很期待「境外經濟特區」成立,台商回流,更可對外招資引商。但部會之間立場、

意見迴異,勞委會主委王如玄以個人去留力抗本勞、外勞薪資脫鉤的政策,又得到馬英九背書安撫,身為閣揆的陳?也就不敢再說什麼了。

在國際經濟結構面臨重組的緊要關頭,馬政府欠缺一致性的施政邏輯和核心價值,加上

「從上而下」的專斷決策模式,讓台灣內部怒氣衝天;一堆沒有說服力的政策說帖,

不僅提高馬政府的「統治成本」,更讓人民痛恨政府失能;官員也祇敢順從聽話,

不敢再堅持做對的事,在在都讓台灣競爭力一點一滴消逝中……

經濟轉型失敗 創造失業勞工和倒數第一

一九七九年,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把南韓、台灣、香港、新加坡列為創造經濟

奇蹟的「亞洲四小龍」,其中香港發展金融業,台灣、新加坡與南韓則發展工業。

以代表國內經濟規模的國內生產毛額來看,一九八○年台灣排名四小龍第二,南韓排第一。

如果扣除人口因素,以平均每人國內生產毛額來看,台灣名列第三,第一名是香港,

第二名是新加坡。但去年,台灣平均每人國內生產毛額已變亞洲四小龍最後一名,

第一名新加坡比台灣多一四○%,香港則高出六九%,南韓也贏過台灣高一三%。

失業率更慘不忍睹,台灣在二○○○年時僅高於新加坡,可是自○八年後就直衝第一,

而且居高不下。很明顯的,這樣的失業率跳升是經濟學上所說的「結構性失業」,

也就是說台灣面臨經濟結構的改變,但勞工並沒有快速適應新環境,使得原先技能無

法使用,進而創造出一群失業勞工,這代表台灣經濟並沒有轉型成功。

更慘的是,不僅內部經濟堪憂,連外商投資也卻步連連。二○○○年台灣的外商直接投資

近五十億美元,雖是四小龍最後一名,不過與南韓差距不到一倍,但到了二○一○年,

第一名的香港還是台灣將近三十倍,新加坡則是十五倍,南韓也有將近三倍之多。

投一票痛四年 台灣國力加速衰退過去十多年,亞洲四小龍都面臨嚴重的亞洲金融風

暴危機,香港在一九九七年回歸,大家對香港的前景感到疑慮,紛紛出走;

南韓則在亞洲金融風暴大摔一跤,接受國際貨幣基金嚴苛的紓困條件;新加

坡也歷經嚴重的經濟衰退;當時的台灣是四小龍受傷最輕的,以數字來看,

一九九八年台灣的經濟成長率是三‧四%,新加坡是負二‧一%、南韓是負五‧七%、

香港是負六%。

但之後南韓力圖產業轉型,培植出三星、現代等大財團;香港大力推展金融、

觀光產業頗有成就;新加坡強力吸納各國人才,大力發展經濟、製藥產業。

但台灣呢?一方面產業外移中國,國內最有消費力的一百五十萬人西進大陸,

致使內需消費大減;另一方面外資來台投資金額急縮,而且政府引以為傲的高科

技產業被韓國追著打,新加坡也把優秀人才外流的「台灣故事」當殷鑑,台灣卻

還在做ECFA的白日夢,等待像香港實施CEPA一樣,可以嘗到中國經

濟挹注的甜美果實。

雖然台灣國力消減不是這一年兩年才有的事,但馬英九執政四年卻是加速衰退,

他孤注一擲重押中國市場,錯過了台灣可以調整方向,甚至逆轉趨勢的時機。

連任勝選,讓馬英九不必再把民意當一回事,而且他主導決策,若干閣員也直達天聽,

讓陳?成了貫徹總統意志的執行長。陳?有責無權,無法整合各部會意見也是必然;

就連國民黨立委都覺得無力護航,對那些說不太通的政策,他們辯也不是,不辯也不是。

台灣政局陷入一灘死水,投了一票卻必須痛苦四年的人民又該怎麼辦?馬英九第二任的

第一年不能罷免他,在野黨在立法院又表決不過國民黨,體制內的抗爭走不通,看來人

民祇能「回到過去」、上街頭討公道了,給馬英九多一點「普天同罵」、「遺臭萬年」

的心理壓力,告訴他:錯誤的決策比貪污更可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蕭權勇

賺大錢發大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